Highlights

玉楼金阙

Author: KKG10Y   |   Latest post: Mon, 16 Sep 2019, 3:33 PM

 

阙上心头108之内阁重组的风向球

Author: KKG10Y   |  Publish date: Mon, 16 Sep 2019, 3:33 PM   |  >> Read article in Blog website



阙上心头108之内阁重组的风向球
内阁重组的消息闹绕了一会儿,又静了下来。许多有经验的社评家认为这是敦马投石问路,虚晃一招,看市场反应如何,未必真重组。果然,人民不介意这是虚招,不吝給予许多意见,如果真的采纳,只怕土团党的部长所剩无几。当然,现实中各种族的意向完全相对,例如华人希望教育部长、青年部长和企业发展部长被换,而马来人则希望财长和交长被换。原来我们觉得很糟糕的部长,他们觉得还不错;反之亦然。看来后门副部长的东风,不必对着华裔吹,同是华人,大家的频率应该大同小异,反而应该吹向频率不一样的巫裔,让他们多了解华人希望的马来西亚人是个怎样的国民。
话说回来,这次敦马说错了一句话,即内阁没有换人,没有空缺,所以安华不能入阁。这句话如果改为安华入阁还不是时候,那么还能够接受,说到没有位置留给他,那时敦马有意忘记他独揽大权的本领了。反贪局何曾出现多余的位置,不过局长说换就换,不是资深内部官员擢升,接任者没有在反贪局任过一官半职,堪称是菜鸟一只,敦马觉得她可以胜任,之前的局长就乖乖退休了。
还是副首相旺阿兹莎说得对,有没有空缺,还不是敦马说了算,敦马只要调整调整,空缺就出来了。当初安华要竞选,马上就有属下让出波德申的国席议席,制造补选,让他重新返回国会。这次的内阁谣传重组,如果敦马找不到空缺的话当真,相信公正党的部长(除了阿兹敏以外,还有6名部长),尤其是其妻子旺阿兹莎,非常乐意腾空位子来给主子坐,哪里可能没有空缺?
大家也知道,委任部长,增之删之,是首相的特权;敦马任相二十多年,怎会不知道其权限?如果要换部长,自己党内的那几位真倒是惹来许多民怨,不过自己大权在握,怎可能秉公处理,削弱自己的实力?所以,非不能也,实不为也。
近来观察到一家上市公司德达飞讯(DSONIC),拥有14位董事(执行董事7位,非执行董事7位),在举行股东大会时遭到股东询问及要求减少董事成员。换了政府以后,这家电子政府服务公司显然想要呈现一个新气象,结果公司从善如流,在8月宣布业绩同时也宣布董事部改组,从14人减至8人,轻装上路。一向以来要上市公司听从小股东的话削减董事成员是件非常困难的事,因为小股东人微言轻,大股东往往不会轻易重组董事部成员。如今,这家公司却做到了,也许做得还不全面,但是至少表示公司纳谏的诚意。
敦马的内阁重组,是征求意见,还是测试政治风向呢?看来后者成分比较大。以他行事作风,最后他还是照自己所好,一以贯之,不管吹什么东南西北风。
  Patrick13 likes this.
 

阙上心头108之营业早餐和拐杖

Author: KKG10Y   |  Publish date: Tue, 10 Sep 2019, 8:55 AM   |  >> Read article in Blog website



阙上心头108之营业早餐和拐杖

教育部长马智礼宣布,明年落实免费早餐给所有师生,听来似曾相识,却不晓得,下午班的学生可有照顾到吗?我记得自己家境贫穷,小学时曾参与"热食"计划,和一干穷苦学生在下课休息时一起享用政府和校方安排的免费营养餐食,不知道这项计划后来为什么取消了?前朝也曾经推行一马牛奶计划,据说送牛奶的迷了路,搞出找不到学校的笑话。是笑话,还是悲哀,大家心里有数。

一开始听到这个消息时,当时第一感觉就是计划会否华而不实?马上就有专家算出当中的开销。大马约有272万小学生,以每份早餐成本3令吉计算,一天就花费约800万令吉,如果一年上课天数约200天,花费要16亿令吉。难得整天喊穷的政府突然这么大方,大家应该快快领赏才是。不过,连日来的电台和报章的访谈和报导,事实却非如此。

首先,大家很怀疑的,不是钱的问题,而是执行力的问题。当这个政府越来越像前朝的行政态度,大家都很想知道,这次是想好好了才来行动,还是一时兴之所致,说出口了才来策划,分分钟会"U"几个转。

再者,一些经济比较独立的家庭,认为自己有能力负担孩子的饮食,何必要依赖政府出钱?也许一些人觉得有便宜占不要白不要,但是,这不是全部人的想法。摊开来说,这和政府扶持土著的政策相似。担心跟不上其他较富裕的族群而扶持土著,不过所设定的扶助期限一再延长,这些拐杖政策,无形间让他们更加依赖政府,无法自立。同样的,贫穷的家庭无法给孩子们三餐温饱,政府施予早餐援助,值得赞赏;不过,对于经济还可以的家庭,感激于心就好,父母应该主动摒弃拐杖心态,减轻政府负担,可喜可贺。

况且,参考美国一些州的免费三餐计划,便可以得知当中所面对的问题。其中一个困难之处是维持营养餐的水准。这水准包括了营养值,还有好不好吃。撇开特定小孩必须进食特定的餐饮不说,如果因为成本所限,餐食千篇一律,那么,许多小孩吃腻了,宁可不吃,或只吃一点,情愿收起肚子回家吃。

至于把教师拉进来一起进食,也许是个好主意,也许有点强人所难,一些老师未必愿意连独自休息进食的时间都用来奉献了(有些教师要抽抽烟呢)。而且,一些老师或者自己准备食物;或者愿意出外觅食,在负担和选择上似乎不那么局限在学校食堂进食。想想内阁的部长如果必须坐在一起进食,就知道现任教育部长太过一厢情愿了吧。

现任教育部长行事向来大方,概而化之。不是吗?白鞋穿得好好的,来个黑鞋也可以;预科班的25000枝拐杖太少,就一举增加到4万枝,欢迎各大民族享用;爪夷文三页送给华教完全免费,即使大家完全不要看;如今为了学生"吃得有营养,读书才进脑",索性贫富不拘,大家一起免费吃早餐。不过,教长尊口一开,背后排山倒海的准备工作却不关他事,须知道:

1) 现今的父母非常关心孩子的教育和健康,免费的不一定领情;

2) 如何咨询和收集多方意见,确定推出的是各位家长可以接受的营养餐;

3) 基于种族文化的不一样,大家坐在一起同台吃饭,希望可以兼容各种不同的祷告方式;

4) 如何处理有能力的家庭自行准备孩子的餐饮,无须浪费政府的资源;

5) 如何制定一个监护系统,使一马牛奶的滥权问题不再发生。
  Patrick13 likes this.
 

阙上心头107之专家的选择性评论

Author: KKG10Y   |  Publish date: Tue, 3 Sep 2019, 12:18 AM   |  >> Read article in Blog website



阙上心头107之专家的选择性评论

这个世界很多专家。更贴切的说法是,这个世界的任何事物,都可以找到专家的评论来支持其正反两面。也许有人说,真理越辩越明,不过,那要看和你辩论的对象是谁。例如,和种族主义者辩论公民主义,那是无论如何也辩不明白的。同样的,和利益集团辩论它的不利之处,似乎也是对牛弹琴。

笔者在股市投资多年,常常遇到大股东全面收购公司的建议。一般上大股东通常要先得到董事部的祝福,然后公司或收购者发出一份独立顾问分析报告,希望股东做出理智的选择,诸如"选择性资本回退"的建议,甚至在最后还要小股东投票决定是否通过。

这份独立顾问分析报告,是上市公司必须遵循的条规,主要是帮助收到献议的股东做出中肯的建议。问题是,我们小股东常常存有这个疑问:在大股东主导的收购建议里,投资银行顾问的费用由收购一方或公司支付,所谓的独立报告,到底有多"独立"?

报告中有两个评估要点:公平(FAIR)和合理(REASONABLE)。一般上,公平的评估是建立的公司的估值,比如产业公司多数看其净资产,服务公司多分析其营业额或者盈利等等,到底收购价是否符合这些财政估值的标准。而合理,则是根据公司的股价波动、长期起伏、交易量等等做出是否和市场反应齐步的评估。在处于熊市的时候,产业公司的股价纷纷跌破净资产值,市净率(Price to book ratio)处于很大的折扣。因此,当大股东趁低收购时,投资顾问很难论定为"公平",但是,他们可以从"合理"的角度来做功夫。大股东的出价即使和净资产有个距离,但如果股票长期下跌,那么,可以取巧的解释为这是一个给小股东离场(另找高明)的机会。

相反的,如果大股东只是要取得控制权(超过50%),不想小股东全部接受献购,那么投资顾问也可以觉得"不合理",呼吁小股东不要接受全购,等待未来有更好的机会才脱手。这真是左右逢源呀。

好了。那么,说回莱纳斯。首相大约是感觉到许多人民的不满,企图为自己的决定背书。解释之一是:"专家说莱纳斯没有危险"。虽然我们不是专家,但是我们这些深受上市公司收购所聘请的专家所发表的意见困扰的小股/市民,对专家其实抱着蛮狐疑的想法。奇怪的是,这些专家到底是谁?没有人知道。至少,要把名字透露出来,且强调他们的独立性(不受政府或莱纳斯所主导),才像话嘛。不然,反对莱纳斯的专家评论也大有人在,为何政府听不进呢?如果彼此(挺莱纳斯和反莱纳斯)皆认为不中立,那么可以找中立的专家如世界卫生组织、澳洲政府的能源专家、环保科学家,等等,携手呈献一份合乎情理的报告。

当然,里面非要有政府选出的专家参与不可的话,我希望由能源、科学、科技、环境及气候变化部长杨美盈亲自推荐。为什么呢?如果由首相敦马所选,人民觉得未选已经先入为主,反方必然不服。而且,首相大小事必躬亲,让负责该事务的部长情何以堪?再者,杨部长先倨后恭,屈服于内阁的一体行动,不过言语之中表示无可奈何,私衷不变;不像一些部长在内阁表决以后完全换了立场那样。由她负责委任专家评估,既谋其职,也应该没有偏袒双方的举动。

首相解释之二是:"这是笔17亿令吉的投资,创造出700个高素质高收入的就业机会"。这和之前的"驱逐莱纳斯,外资不要来"的说法相呼应。我们看看80年代红土坎亚洲稀土的问题。那时也是马哈迪任相的时期,也是号称7亿令吉的投资,也是拍胸口担保一切安全措施都已做好,但是,意外还是发生,当初信誓丹丹的"谁"有能负起后果吗?当惨见破坏已经造成,外资拍拍屁股走人;只会耍嘴皮子的专家,不必负责起任何责任。可怜余下的是走不掉大马当地子民,世世代代遭受辐射遗害,诅咒为了钱牺牲人民和土地的政府以及一干做为帮凶的当朝政治官员。
  Patrick13 likes this.
 

阙上心头106之国庆前谈创业和守业

Author: KKG10Y   |  Publish date: Mon, 26 Aug 2019, 9:13 AM   |  >> Read article in Blog website



阙上心头106之国庆前谈创业和守业

我们一直知道,创业和守业的人才不一定是一样的。有人说,创业难,守业更难,那是硬拿苹果和橙来比较。两种努力,各有不同的难处,一个是无中生有,另一个是守住得来不易的疆土,伺机发扬光大。在企业里,我们看到许多不凡的创业者,例如糖王郭鹤年,云顶林梧桐,IOI集团李深静等,多不胜数。继承他们的企业王国者,多为第二代,也许这些第二代守住祖业有功,一些更把业务发展到比乃父更大的境界,但是,基于先入为主的关系,我们始终觉得创办人占了最大的功劳。

从中国历史来说,我们以世人最多晓得朝代当中的皇帝来定论其功业,应该错不到哪里。唐宋明清里,创立朝代而名垂千古者,宋和明,各有赵匡胤(宋太祖)和朱元璋(明太祖);不过在唐朝和清朝,却是继任皇帝李世民(唐太宗)和康熙(清圣祖)更为出色。所以,创业和守业,各有翘楚,不遑多让。当然,中国每次改朝换代时多为上一个皇朝过于腐败没落,因此取而代之,所以新的朝代刚开始的几位皇帝,大多深思远虑,体恤民心,为子孙打下良好的基础,历经百年才由盛转衰。

时至今日,已经是民主社会,一些国家仍然保留王朝世袭,例如英国和我国,不过这是象征性质多于统治权力,也谈不上什么创业或守业。我国自独立以来,采取民主选举制度,当时的联盟在民主选举中胜出,逐渐演变成后来的国阵,虽然这不是皇室世袭,但是治国长达60年,国阵主要政党巫统几乎视大马政府为囊中物,即使腐败日增,依然希望像皇朝流传千秋,统治万年。大马子民,一直到去年,才有机会看到腐败兵倒,政府轮替的时代。

我们迎来了希望联盟,创立了一个全新的政府,理应有一个新气象,新政策。但是,策动这一个改朝换代的主角,却是之前守业了22年的国阵主席敦马。历史上,从守业的职责转成创业者,我想敦马还是第一人。509的胜利,希盟四党都同意,没有敦马的倒戈相向,要击破国阵/巫统的堡垒,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于是,敦马二度拜相,是众望所归,也是责无旁贷。

但是,历史上创立新朝的新领袖,都是由深受前朝迫害的人民推举出来,即使是外来者的清朝,也是因为明朝末年过于腐败不堪,所以才有机会逐鹿中原。而清朝先祖虽然统治了中国,不过却晓得己族是少数,为了奠定根基,首几个皇帝无时无刻不在努力改善民生,以让后代久治长安。

而敦马的情况与这些新主不同,他虽是改朝换代立下汗马功劳的第一人,但是他曾经担任被他击败的国阵总司令长达20年,甚至后期他退休以后,依然深深影响他的继任者的施政。那么,在新的阵营里面,叫他放弃自己几十年的守业奋斗目标,创立新政,谈何容易,更情何以堪?所以,过了一阵子,之前未了的心愿,什么国产车啦、向东(日本)学习啦、土著优先啦、宏愿学校啦、种族主义啦、马新弯桥啦、F1赛车啦、大多数华人有钱啦,一一回魂。有人戏称假设一个人因意外昏迷了20年,突然醒来,发现首相没变,他所力行的政策没变,还以为他只不过睡了一觉呢!还说什么改朝换代,简直就是换了个名字的守业传承。

即将来的国庆,各位有理想的人民好好回忆一下,去年如何(可以)推翻已经存在60年的体制?创业者(希盟)和大家也应该趁国庆日好好反省,代表了改革理想和精神的竞选宣言,到底能不能兑现。不能的话,高高在上的希盟诸官就辜负了一起行动,寄望改变旧制度的低下人民。当一代新朝的改革(竞选)宣言被修改成一个守住祖业的指南,那么,这不叫改革,只是通过狡猾的伪装,利用和蒙骗了迫切思变的民心。
  Patrick13 likes this.
 

阙上心头105之请神容易送神难

Author: KKG10Y   |  Publish date: Mon, 19 Aug 2019, 9:35 AM   |  >> Read article in Blog website



阙上心头105请神容易送神难

当我读到最具种族主义代表性的人谴责董总是种族主义,不禁嗤的笑了一声。但是,想深一层,却再也笑不出来,反而感到深切悲哀。这已经不是他老人家第一次使用这种伎俩。很多人以为他在在509大选前加入希盟,已经觉今是而昨非,"悔过自新"了。那时,曾和一些资深的报人闲聊,他们非常了解敦马的为人,一直担心斯人悔改未必是真,很有可能重演1999年大选过桥抽板的历史,果真好的不灵丑的灵,509事过一年,逐渐看出谁才是希盟里的老鼠屎。

敦马创立土团党,左看有看,都与巫统的形式一样,只是当时,他在巫统实在是待不下去了,所以才逼得另创新党求存。土团党由他创立,党规当然由他决定。当时土团党标榜和巫统不同的地方在于它不只收纳马来西亚土著,也开放给非土著,不过非土著没有投票权,也不能担任高职或参与州国竞选,种族主义只是绕了个圈,丝毫没变,诚属五十步笑百步。这和公正党及行动党走全民路线的方针截然不同。

所谓非常时刻行非常事,公正党和行动党,加上土团党和诚信党结盟,成立希盟,正是看到大家啊合即双赢,拆即互伤的事实,暂时放下成见,先把江山夺下。这之后,推举敦马为首相,主要是稳住阵脚。一开始,敦马倒也从善如流,和各同盟有商有量,在政治安排方面似乎也四平八稳,大家相安无事。不过,这位94岁的政治老将,在过去一年来,越来越倾向一人独大,似乎走回独断专横的老路,看来老报人的担心并非没有道理。

进入执政一年,我们看到许多政治决策,都是敦马说了算,而他却不觉得没什么不妥,由于内阁是共同执行国家政策的,至今为止,其他两党虽然觉得首相权力正在无限度的扩张,但是大家依然容忍下来。不过,当首相的决策和希盟的竞选宣言越走越远,民间开始怀疑制衡何在?不说远的,说到近来的爪夷文事件和扎基尔事件,大家已经看到以前的挑拨种族事件,似乎又再卷土重来。敦马虽然比以前收敛,但是言语之间对董总依然充满威胁,甚至依然记仇于以前宏愿学校无法顺利推行,让董总和许多关心华教人士感到委屈和不平。

至于不了解我国公民状况的扎基尔,一派胡言乱语,已经犯了非公民妄论大马公民的大忌,甚至主客颠倒,说出"新客旧客"的谬论,置疑我国华印的公民权地位。即使是外国人,触动我国的煽动法令,理应开档调查,严重的话递解出境才对。敦马对他的维护,似乎是基于人道立场,不能将之送回印度(不然扎基尔必然丧命等云云),但是此君受到印度通缉,涉及洗黑钱的控诉,想到希盟政府至今严控纳吉利用1马公司洗钱,追缉案子主角刘特佐不懈,将心比心,似乎也该对印度政府铲除洗黑钱的祸首有个了解交待才对。

再说莱纳斯事件,首相口风一转,表示大马不能在邀请澳洲莱纳斯前来投资后,却强迫对方离开,这将影响其他外国投资者来马投资。于是莱纳斯应该留吗?如果是基于经济考量,那么莱纳斯U转之后,来此经商的外资,势将了解,希盟宣言说了什么都不重要,原来还是搞定敦马最重要,而民意,更加可以忽之略之。在一人独揽大权的独夫统治之下,一些言之凿凿的部长,大可辞官以表道不同不相为谋的气节,或者向唱反调的刘天球靠齐。

行动党和公正党合作了10多年,双方政治即使和而不同,有些许矛盾,但是走马来西亚人的斗争方向一致,里面各有像安华和林冠英等神级领袖住持。如今和土团党合作才一年多,出现状况的情形却多不胜数,理由该是请了一个理念不一样的超神级人马进来,结果请神容易送神难。套敦马那句话,希盟不能在邀请土团加盟后改朝换代,却强迫对方离开,这将影响其他盟党和希盟合作,但是,希盟又能够容忍土团老大搬石头砸其他人的脚的痛事多少回?还是刘天球说得对,敦马是时候计划他的退休行程,趁早荣休了。
  Patrick13 likes this.
 

阙上心头104之隔山打虎,火箭"得个吉"!

Author: KKG10Y   |  Publish date: Mon, 12 Aug 2019, 11:57 AM   |  >> Read article in Blog website



阙上心头104隔山打虎,火箭"得个吉"!

希盟政府被戏称为U转政府,因为许多"铁定"实施的政策,往往时到临头却U转,让人民的头也不知跟着转了多少回,其中包括废死刑法令、签署ICERD、承认统考等等。每一次U转,有人欢喜有人忧,不过,顺得哥来失嫂意,只看U转的政治利益是哪者为多而已。

老实说,这回的爪夷文风波,根本不应该强制实行。如果这是前朝的政策,那么,希盟上台后,废除前朝的政策不胜其数,还容易过吃生菜。何况,尊贵的教育部长不可能不知道,所有新教育政策在推行前,必须得到部长的首肯,那么,教育部长推翻这个爪夷文教学,有何困难?根本不必等到媒体(遥指星洲日报)的"炒作",才发生了华社"烈火莫熄"事件!

那么,教育部长没有推翻,那是允许了,而尊贵的副教育部长也以为这只是趣味学习,没什么大不了吧。事实大大不然。华教这一块地,经过国家教育政策的一再圈禁,越划越小,所有支持或从事华教事业的人士,无不小心翼翼,不愿看到这个小田地在自己有生之年变质。希盟的正副教育部长觉得这是过敏,那是没有任职教育部达六十年的缘故;尤其是代表华社的副部长,就算自然诩历来最佳,不屑向马华各副教育部长取经,也希望她向曾任教育部长的敦马、慕尤丁多多请教,到底华社要的是什么。远的不说,只说承认统考一事,从马华走剩的一里变成行动党的亿里路,已经让华社觉得值得好好思考"狼来了"的故事警言。

那么,强制性列入国语教课书里,根据35年前林吉祥所言,那是违宪。35年来,林老先生从反对党变成执政党,立场变了,但是违宪的情形应该没变,除非是宪法已经修改了,林老何以落个前言不对后语的窘态?关于违宪,有许多学者发表了中立的看法,可从各媒体得知,不完全是种族情绪的一时冲动。另外,许多希盟的华裔领袖(主要来自行动党)纷纷出来为爪夷文背书,人民看到的却是另一个领悟:这些领袖学习爪夷文时多数是在大学或者进入社会以后的事,如果不是某些原因推动,或者经过成熟的思考,那么请问这些领袖是否在小时候能自动自发学习爪夷文呢?

我们身为孩子的家长,觉得儿童启蒙时期最重要的语文是母语,所以华小主要用华文来教导;不过,马来文是国家语文,也不能忽略;而英文是国际语文,也必须学习。要达到掌握三语,谈何容易,如今加上一个不知效益为何的爪夷文,岂不叫小学生负担过重?教长提倡的快乐学习,我坚信不能反映在学习爪夷文上面,因为,这个多加的负担,华社不会快乐,老师不会快乐,家长不会快乐,学生不会快乐,宪法有知觉的话,也不会快乐。要发现爪夷文的趣味,其实应该放在大学选修科系。相对来说,华小目前在教导的华文,是以白话文为主,主要是掌握听说写的技能,我们也没有硬性把文言文加在语文教学中来强调文化传承。不过,当学生成长以后,因为对华文的喜爱,自愿深入研究诗词古文,那又另当别论。

那些要求华社理性看待的议员们,我希望他们更加要理性看待华社办学的辛苦,有如母鸡看小鸡一般,时刻担心毒蛇麻鹰来叼走养得辛苦的幼儿。他们呐,不要忘了以前曾是反对党,为了政策不公与国阵诸官对峙,难道,那是为了选票才演的戏吗?

行动党向来走的是多元路线,鼓吹一个"马来西亚"民族,可是多元路线始终无法赢得马来人市场,反观其结盟伙伴如土团党慕尤丁等皆说过如果选择,肯定是以马来人较马来西亚人优先。这种种族优先的情况,在希盟执政以后演变得更加激烈,动不动就以种族对抗的形式来撕裂社会;而少数民族要顾及多数民族的感受,越来越有市场。因此,行动党的方位在他们看来,分外刺眼。我们觉得,希盟内斗加剧,行动党保持"静静",冷眼旁观,于是土著政党采用隔山打虎的伎俩,丢个华教问题来为难行动党一下。

这样一个趣味教材,让行动党左右为难,为了维护一个马来西亚公民,民族文化相融的中央政策,党要纷纷发表"中肯"的话语,企图冲淡敏感话题,连宪法问题也避而不谈,结果讲了"得个吉"。这次事件冲击到华社的底线,让99%支持行动党的华人感觉大佬找边站,没有说句"公道话",觉得很不是味道;也激怒了更多华人,讥讽"马华卖华卖了60年还不成功,但是行动党一年就卖出去了"!行动党应该知道,虽然他们口口声声我是马来西亚人,但是此时此刻,他们可不能说华人的事情找马华哟。撇开"华人"这个字,如今有个99%支持它的马来西亚社群对政府政策感到不满,难道行动党不该为这个社群出头,反而要他们逆来顺受?以后,行动党,谁还支持你呀?真希望这个KHAT发生在509之前,让大家看到"为人民"的行动党!

 
  Patrick13 likes this.
 


 

218  266  536  1305 

ActiveGainersLosers
Top 10 Active Counters
 NameLastChange 
 MNC-PA 0.045+0.005 
 ARMADA 0.325+0.01 
 GPACKET-WB 0.2650.00 
 HSI-C7J 0.22-0.03 
 SAPNRG 0.28-0.01 
 KNM 0.405+0.01 
 HSI-C7F 0.40-0.055 
 VSOLAR 0.0950.00 
 MNC 0.115+0.005 
 HSI-H6S 0.19+0.035 

TOP ARTICLES

1. Dayang: Investors' Dilemma - Koon Yew Yin Koon Yew Yin's Blog
2. OPCOM (0035) OPTIMAL OPTIC COMPANY : THE SUPER-STOCK OF THE DIGITAL ECONOMY, Calvin Tan Research THE INVESTMENT APPROACH OF CALVIN TAN
3. KNM: A relook into KNM from Profitability, Volume Spread Analysis and what’s Insiders Report are telling they are doing now ? TradeVSA - Case Study
4. What is the thing happen with Boustead and how do we capture the oppurtunity Stevent Hee
5. KNM Break Up : Time for the Long Awaited Rally 128Huat Potential StockPick
6. [转贴] 马云最失败的投资?上百亿打造的无人超市,如今变成怎样? Good Articles to Share
7. 中东局势混乱国际油价是否会继续往上移?? 大马股市在油气(Oil & Gas)板块有没有较低风险的隐形黑马吗?(Part 2) Ten Ninety
8. 油价昨日彪涨,还能买入吗?By投资有理 投资有理·于你
Partners & Brokers